Insights

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卓纬研究> 查看详情

金融贷款业务中利率调整对担保责任的影响及应对

日期:2020-12-31 16:07:56

一、问题提出

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金融贷款业务中,贷款合同签订及贷款实际发放后,金融机构因资金成本增加而上调贷款利率的情况时而发生。利率上调后,债务人的债务实际加重,而对于该加重部分,担保人是否继续承担担保责任,司法实践中存在较大争议。

二、现行规定之梳理

(一)关于保证

《民法典》第695条规定:“债权人和债务人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协商变更主债权债务合同内容,减轻债务的,保证人仍对变更后的债务承担保证责任;加重债务的,保证人对加重的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和债务人变更主债权债务合同的履行期限,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的,保证期间不受影响。”《民法典》第695条规定基本参考了《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0条的规定。

《担保法》第24条规定:“债权人与债务人协议变更主合同的,应当取得保证人书面同意,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的,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0条规定:“保证期间,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数量、价款、币种、利率等内容作了变动,未经保证人同意的,如果减轻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仍应当对变更后的合同承担保证责任;如果加重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对加重的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与债务人协议变动主合同内容,但并未实际履行的,保证人仍应当承担保证责任。”

《担保法》规定“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而《担保法司法解释》仅规定了“书面同意”。由此产生争议:第一种观点认为,《担保法司法解释》规定了保证人的法定免责情形,保证合同的特殊约定不属于法定免责情形,故即使保证合同另有约定,利率上调未经保证人同意,保证人仍不承担保证责任。[1] 第二种观点认为,保证合同另有约定和《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0条之规定均属法定免责情形,只要保证合同提前约定保证人仍需就利率上调承担保证责任,该约定有效。[2]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相对于原《担保法》及《担保法司法解释》之规定,《民法典》去掉了“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将加大关于保证合同预先约定的效力争议,我们需进一步关注司法解释之规定和未来司法实践如何处理。

(二)关于抵押、质押

关于利率上调后的抵押和质押担保责任的承担,我国法律目前尚无类似规定。故由此同样产生两种争议:第一种观点认为,应参照适用保证相关规定;第二种观点认为,抵押质押以登记或交付为生效和对抗要件,登记或交付行为后的利率上调应进行变更登记,否则,担保人不承担担保责任。

三、现行司法实践之争议

根据《民法典》《担保法》《担保法司法解释》的规定,保证人“书面同意”一般是指利率上调后另行签订保证合同补充协议或保证人出具同意就增加部分继续承担保证责任的承诺函,因此,司法实践中对于就保证合同签署补充协议或保证人出具承诺函等保证责任的范围争议不大。
而对于保证中的其他情形下和抵押质押担保利率上调时的担保人责任范围存在较大争议,具体如下:

1. 担保人仅签署贷款合同补充协议能否视为书面同意

关于担保人签署贷款合同补充协议,又可分为两种情形:

(1)担保人在贷款协议补充协议中明确表明其担保人身份

贷款合同补充协议的当事人主体部分或签字部分明确载明担保人身份的,现有司法实践多认为保证人签署贷款合同补充协议的行为可以视为同意主合同变更,应对增加后的利息继续承担担保责任。

如在“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壮族自治区分行与广西绿桂林业资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黄建军金融借款合同纠纷”[3] 【(2015)兴民二初字第1201号】中,广西南宁兴宁区法院即认为,“原告与被告绿桂公司对原主合同约定贷款进行了展期,变更了债务履行期限,对该变更行为,被告绿桂公司及黄建军在展期合同上以担保人身份盖章及签字,视为同意主合同的变更,被告绿桂公司及黄建军对该主合同变更应承担相应担保责任……”根据上述判例的精神,利率调整亦类似。

然而,无论是《民法典》还是《担保法》及《担保法司法解释》均要求保证人“书面同意”,采用“书面同意”主要基于主债务变更将加重担保人责任,那么保证人仅签署贷款合同补充协议而不表明其继续承担保证责任,能否达到法律规定的“书面同意”之标准,值得商榷,故我们建议金融机构在贷款合同补充协议中除明确担保人身份外,还应作出担保人继续承担担保责任的明确约定。

(2)担保人在贷款合同补充协议中未表明其担保人身份

此时,对于担保人是否就加重部分承担担保责任,司法裁判则有分歧:

第一种观点认为,虽然担保人未列明其担保人身份,但其在补充协议上签字的行为,也推定其实际书面同意主合同变更。

如在“洪雅县鑫泽苑度假酒店有限公司等诉张晓夫民间借贷纠纷再审申请案”【(2017)川民申5061号】中,四川高院认为,“虽然文会、何泽均在借款补充协议上签字未列明担保人的身份……文会、何泽均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借款补充协议上签字,应认定其对协议内容的知晓和认可,因此,债权人张晓夫诉讼请求二人承担连带责任,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依法应予支持。”

第二种观点认为,担保人虽签署贷款合同补充协议,但不能视为书面同意。

如在“长沙市技术进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罗伟企业借贷纠纷上诉案”【(2019)湘01民终12005号】[4] 中,湖南长沙中院认为,“罗伟作为胜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签字,但未以担保人的身份表明罗伟同意该合同变更事宜、继续承担保证责任”,故其不承担担保责任。二审裁判虽然改判,但原因在于上诉方提供了保证人在书面催收借款单中以担保人身份签字的补充证据。

基于上,现行司法实践对于保证人签订贷款合同补充协议,而不列明担保人身份并表明继续承担保证责任,能否达到法定的“书面同意”标准存在较大争议。

2. 担保合同事先约定“主合同变更无需担保人同意”是否有效?

《担保法》第24条规定:“债权人与债务人协议变更主合同的,应当取得保证人书面同意,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的,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基于此,实践中,金融机构大多在担保合同中直接约定,“债权人与债务人变更主合同的,无需另行征得担保人同意,担保人对变更后主债务继续承担担保责任”。对于类似约定的效力,司法实践中同样存在争议:

第一种观点认为,类似约定属于以特别承诺或约定的方式对法定抗辩权的放弃,故担保人应就加重债务部分承担担保责任。

如在“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高平支行与山西高平科兴赵庄煤业有限公司、山西省高平市三甲散热器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2012年第3辑(总第51辑)《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 [5]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主合同双方协议变更主合同的内容,除展期及增加借款金额外,无需征得保证人同意,保证人仍在变更后的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应视为担保人放弃以特定的借款用途作为其承担担保责任的前提,即使借款人将借款用于还旧,也不能以此借款用途作为免除担保人对借款承担保证责任的理由。”

第二种观点认为,上述约定或承诺加重担保人责任,加重部分仍应取得担保人书面同意,否则不构成担保人的法定免责情形,担保人就加重部分不承担担保责任。

如在“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上海办事处与上海万泰城市有限公司、上海市普陀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2010民提字第30号】[6] 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中,债权人与保证人在《保证合同》中对借款合同变更对保证人责任的影响作了特别约定。但是,上述特别约定不能对抗因借款合同变更导致保证人法定免责的情形。在发生因借款合同变更导致保证人法定免责情形的情况下,债权人以其与保证人在《保证合同》中的特别约定为由主张保证人应承担保证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需要注意的是,《民法典》第695条删去了《担保法》第24条关于“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的规定,保证人承担责任的情形限于“书面同意”。在此情况之下,担保合同事先约定“主合同变更无需担保人同意”是否有效仍将陷于争议,有待于进一步关注。

3. 抵押人、质押人“书面同意”后是否需进行变更登记?

关于主合同利率上调、抵押人和质押人是否应就加重部分承担担保责任的判断依据,现行法律没有规定,但司法实践大多类推适用《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0条关于保证的相关规定来进行认定[7] ,其主要理由有三:

第一,抵押、质押没有规定的,可参照适用保证的相关规定。在“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博尔塔拉分行等诉新疆新诚基饮服培训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2014)民提字第136号】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单纯从文义上看,该条规定是对保证担保所设,但在以第三人财产设定抵押的情形下,抵押担保法律关系在主体、内容、目的、效果等方面与保证担保的特征相近似,在司法解释未对借新还旧中抵押人的责任承担问题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形下,《担保法解释》关于保证的相关规定可比照适用于抵押。”

第二,主合同变更并未产生新的债权债务关系,并不是抵押权消灭的法定事由,主合同变更后,即便未办理抵押变更登记,原抵押继续有效。在“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分行与王丽娟、王永强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2013)连商初字第0165号】[8] 中,连云港中院认为,“因《展期合同》中诺安公司的债务与原借款合同的债务是同一笔债务而非新的债务,仅是债权数额、利息及还款时间作了变更,故吉文玮与王丽娟的抵押担保不需要重新办理登记,故原告交行连云港分行对吉文玮与王丽娟提供抵押的房产在登记机关的登记金额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第三,过去不动产抵押登记、质押登记大多不显示担保范围,担保范围并不显示在抵押、质押登记中,而往往依据合同约定进行认定。

由于现行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及抵押、质押的特殊性,我们认为上述裁判观点仍有探讨的空间。依据自然资源部《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68条和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第10条、第14条的规定[9] ,被担保的主债权数额(金额)变更的,当事人应当持必要材料,申请变更登记。对于上述规定中的“主债权”如何界定,有观点认为是贷款本金,也有观点认为是贷款本金、利息、违约金等全部债权,故利率调整是否需要变更登记亦存在争议。

但需注意的是,《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58条[10]规定,以登记作为公示方式的不动产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一般应当以登记的范围为准。随着我国登记制度的不断完善及未来统一动产担保登记制度的构建,部分地区的登记簿已经开始可对担保范围进行登记,如上海地区的不动产登记可在“附记”中对担保范围进行论述,在此基础上,未来登记制度的发展会对司法裁判观点产生何种影响存在不确定性。

四、应对建议

基于司法实践中存在的上述争议及《民法典》最新规定,为最大限度降低利率上调的脱保风险,我们建议金融机构:

1. 主债务合同及抵押、质押、保证合同对“债权人与债务人变更主合同的,无需另行征得担保人同意,担保人对变更后主债务继续承担担保责任”进行提前约定。

2. 主合同利率调整时,金融机构应将担保人纳入到贷款合同补充协议的签订中来,明确担保人身份及担保人承诺继续就变更后主债务承担担保责任。或另行与担保人签订担保补充协议,明确担保人同意主合同变更,并明确担保人承诺继续就利率上调部分及原债务承担担保责任。

3. 抵押合同、质押合同等应明确约定“主债权”包含利息及利率上调后的利息。

4. 抵押、质押登记应根据登记制度的发展适时进行调整,尽可能在附记中明确载明担保范围包含利息(含利率上调后的利息)。对于最高额担保,应设定一个可以完全涵盖上调后利息的较高被担保的最高债权数额。
 
 注释:
【1】 参见“上海某中心有限公司等诉上海某有限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案”,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09)杨民二(商)初字第24号民事判决书;“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绿城支行、郑州中贯力坚置业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103号民事判决书;“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与河南中轴集团有限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再审案”,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321号民事判决书;“中国工商银行陕西省分行营业部与中国航空工业供销西北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上诉案”,最高人民法院(2001)民二终字第55号民事判决书。上诉案件为主合同变更借款用途之情形,对主合同利率调整情形有一定参考意义。

【2】参见“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与海南日升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中弘弘毅投资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沪民初47号民事判决书。类似裁判参见“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哈尔滨办事处与黑龙江华夏造纸有限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上诉案”,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二终字第72号民事判决书;“葫芦岛宏达钼业有限公司诉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鸡西分行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655号民事判决书。

【3】类似裁判参见“重庆港渝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与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两江分行、重庆韩润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辖区(2019)渝01民终3820号民事判决书。

【4】类似裁判参见“王薇与东莞市京福服装有限公司、李月成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东中法民一终字第2536号民事判决书。

【5】类似裁判参见“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绿城支行、郑州中贯力坚置业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103号民事判决书;“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与河南中轴集团有限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再审案”,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321号民事判决书;“中国工商银行陕西省分行营业部与中国航空工业供销西北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上诉案”,最高人民法院(2001)民二终字第55号民事判决书。上诉案件为主合同变更借款用途之情形,对主合同利率调整情形有一定参考意义。

【6】类似裁判参见“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哈尔滨办事处与黑龙江华夏造纸有限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上诉案”,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二终字第72号民事判决书;“葫芦岛宏达钼业有限公司诉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鸡西分行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655号民事判决书。

【7】相反案例参见“山西瑞捷利华科技有限公司、刘建伟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案”,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申6262号民事裁定书。本文作者目前仅找到此一例相反案例,且法院认为部分也存有争议余地:“瑞捷公司系以不动产为案涉借款提供抵押担保,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四条关于保证担保的规定主张免除责任,依据不足。即便可以参照保证担保的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规定,保证人未同意主合同变更的也仅对加重其责任部分不承担担保责任,而案涉《借款合同》变更并未加重瑞捷公司的责任。”

【8】类似裁判参见“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沈阳沈北支行与被告沈阳恒宇玻璃有限公司、被告郭倩、被告郭世忠、被告袭著恒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2017)辽0113民初946号民事判决书。

【9】《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2019修正)》第68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应当持不动产权属证书、不动产登记证明、抵押权变更等必要材料,申请抵押权变更登记:(一)抵押人、抵押权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变更的;(二)被担保的主债权数额变更的;(三)债务履行期限变更的;(四)抵押权顺位变更的;(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因被担保债权主债权的种类及数额、担保范围、债务履行期限、抵押权顺位发生变更申请抵押权变更登记时,如果该抵押权的变更将对其他抵押权人产生不利影响的,还应当提交其他抵押权人书面同意的材料与身份证或者户口簿等材料。
《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第10条、第14条规定,质权人可以与出质人约定将主债权金额等项目作为登记内容,登记内容存在遗漏、错误等情形或登记内容发生变化的,质权人应当办理变更登记。
 
【10】58.【担保债权的范围】以登记作为公示方式的不动产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一般应当以登记的范围为准。但是,我国目前不动产担保物权登记,不同地区的系统设置及登记规则并不一致,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充分注意制度设计上的差别,作出符合实际的判断:一是多数省区市的登记系统未设置“担保范围”栏目,仅有“被担保主债权数额(最高债权数额)”的表述,且只能填写固定数字。而当事人在合同中又往往约定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其利息、违约金等附属债权,致使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与登记不一致。显然,这种不一致是由于该地区登记系统设置及登记规则造成的该地区的普遍现象。人民法院以合同约定认定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是符合实际的妥当选择。二是一些省区市不动产登记系统设置与登记规则比较规范,担保物权登记范围与合同约定一致在该地区是常态或者普遍现象,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以登记的担保范围为准。
分享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