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cus

卓纬关注

> 卓纬研究> 卓纬关注> 查看详情

疫情防控期间的法律风险防范

日期:2020-03-15 19:13:56

导语:
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至今,多起与防疫相关的违法、犯罪案件接连出现,引发社会广泛讨论和关注。2020年1月3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了《关于在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期间刑事案件办理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提出对于危害疫情防控、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行为,应依法从严从重把握的办案指导原则。

自2003年非典疫情以来,我国已针对疫情防控问题在立法和司法上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及实施细则,其中,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003年5月14日联合颁布的《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对于防疫期间可能涉及的刑事犯罪问题进行了更为详尽具体的规定。

下面笔者从本次防疫期间的既发案例出发,结合相关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对疫情防控期间可能构成犯罪或行政违法的典型行为简要归纳总结,以供当前阶段个人及企业法律风险防范参考之用。

一、隐瞒从疫情发生地返回事实并多次出入公共场所可能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典型案例:
福建晋江男子张某从武汉返回英林镇后谎称从菲律宾归来,到处赴宴,后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导致4000多人因此进行医学观察。2月5日,晋江警方以张某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其立案侦查并监视居住。

案例评析:
根据《解释》第一条的规定,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 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本案张某谎称其来自非疫情发生地,并在疫情防控期间多次往来于公共场合,因其被确诊患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造成了数千人需采取医学观察的严重社会危害,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法》一百一十五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过失犯前款罪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二、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可能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典型案例:
2月3日,警方抓获程某等7名犯罪嫌疑人并查获假冒某知名品牌口罩1600余枚,涉案金额约7.5万元。经查,疫情发生后,程某为牟取非法利益,通过社交软件购得假冒某知名品牌口罩5万余枚,并以每枚1.5元的价格对外销售。目前,程某等犯罪嫌疑人均已因涉嫌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案例评析:
我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规定,生产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的,构成生产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销售明知是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构成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规定:“生产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本案程某等人在明知口罩为假冒产品的情况下,为牟取非法利益仍大量购买并对外销售,在防疫关键时期对公众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涉嫌构成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三、采取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疫情防控工作的可能构成妨害公务罪

典型案例:
1月24日,湖北省通城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指挥部工作人员依法对国道G353北港至湖南詹桥镇路段进行封路排查,道路中央放有警示牌及北港镇政府的执勤车辆。陈某乘坐他人车辆行至该处,见有堵车情况,内心烦躁,突然下车用脚踢停放在道路中央的指挥部执勤车辆。被工作人员制止后,陈某采用牙咬、脚踢的方式极力反抗,造成两名工作人员轻伤。2月4日,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对犯罪嫌疑人陈某批准逮捕。

案例评析:
《解释》第八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治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该条第三款规定:“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本案中,陈某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于防控疫情需要采取的封路排查措施不予配合,以暴力方式造成工作人员轻伤的行为,涉嫌构成妨害公务罪。

四、编造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有关的虚假、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此类虚假、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可能构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

典型案例1:
1月28日起,王某某在本人未到武汉也未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疾病的情况下,为达到吸引他人注意的目的,通过手机在微信群内及微信好友中发送武汉市多家医院等位置信息,并编造其在武汉感染病毒已被隔离,现正从武汉逃回沂南,并声称要回来报仇,将疫情传染给与他有仇的人等信息。目前王某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被刑事拘留。

案例评析:
《解释》第十条规定,编造与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有关的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此类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的规定,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定罪处罚。[ 《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第一款规定:“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依照现行有效的司法解释,“虚假恐怖信息”可以指以发生重大疫情等严重威胁公共安全的事件为内容,可能引起社会恐慌或者公共安全危机的不真实信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本解释所称的‘虚假恐怖信息’,是指以发生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劫持航空器威胁、重大灾情、重大疫情等严重威胁公共安全的事件为内容,可能引起社会恐慌或者公共安全危机的不真实信息。”]

本案中,王某某蓄意编造其感染病毒的虚假信息并通过网络散布欲传播病毒信息的行为,引起公众恐慌,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涉嫌构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

典型案例2:
李某于2月3日晚在网上发布消息,称“周边部队开始集结,各连锁酒店全部被政府征用,如果10号疫情不好转,解放军进城全面接管, 每天的菜解放军按你家人口按需配给送你家里,封户。”该消息发布后造成部分市民开始在超市大量购物等不良社会影响。警方于2月4日将李某抓获,李某交代信息系其编造。目前李某因涉嫌编造虚假信息罪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案例评析: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第二款规定,编造虚假的疫情并在信息网络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构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 《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第二款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本案李某编造并在网上发布解放军将进城接管疫情防控等与疫情相关的虚假信息,造成部分民众恐慌,涉嫌构成编造虚假信息罪。

五、不配合疫情防控要求,恐吓他人或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可能构成寻衅滋事罪

典型案例:
犯罪嫌疑人汪某友准备于1月28日举办十余桌生日宴席,因疫情防控需要被要求停办。1月26日,汪某友携鞭炮、汽油到二楼村委会便民服务中心,与村干部争论未果后关上服务中心大门,在腰间捆上鞭炮、胸前浇上汽油,并手持打火机试图恐吓威胁村委会同意其举办生日宴席。案发时,服务中心内留有4名村干部,楼下村卫生室有十余名患者就医,2名正在输液的病人被紧急转移,现场无人员伤亡。2月4日,当地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汪某友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案例评析: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项及第(四)项的规定,破坏社会主义秩序,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或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构成寻衅滋事罪。[ 《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本案中,汪某友拒绝配合工作人员停办生日宴的疫情防控要求,并采用恐吓、威胁的方式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部分在场病人被紧急转移等后果,严重破坏了公共场所的秩序,涉嫌构成寻衅滋事罪。

六、拒不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可能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典型案例:
1月23日,余某的妻子在已经出现咳嗽、发烧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症状的情况下,仍自驾车与父母从疫情发生地返回广州家中。后余某与家人先后前往医院就诊,被疾控中心告知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配合执行预防、防控措施。但余某在工作人员上门排查时,却刻意隐瞒家人曾出入过疫情发生地,以及一家人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结果均已呈阳性的事实,且不配合工作人员为其儿子测试体温。2月4日,公安机关依法对余某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目前,余某及其家人均已被隔离收治。

案例评析:
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第(四)项规定,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刑法》第三百三十条规定:“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一)供水单位供应的饮用水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卫生标准的;(二)拒绝按照卫生防疫机构提出的卫生要求,对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污水、污物、粪便进行消毒处理的;(三)准许或者纵容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从事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禁止从事的易使该传染病扩散的工作的;(四)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已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

本案中,余某在明知自己与家人患病的情况下,仍对于全家病情及部分家人曾出入过疫情发生地等事实故意隐瞒且不配合工作人员排查,导致其感染的新型冠状病毒存在继续传播的严重社会危险,该行为涉嫌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七、违反政府要求提前复工、接纳众人聚餐,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的,应承担相应行政责任。

典型案例1:
2月1日,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的一家纺织厂内有何某、杨某、纪某三名员工提前复工正在车间赶制货物,该三名员工是根据负责该厂车间生产的负责人喻某的要求提前复工。喻某明知有延迟企业复工的相关通知,但因年前有货物没有做完,故要求部分工人复工,涉嫌违反《江苏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延迟企业复工的通知》。2月2日,喻某因拒不执行紧急状态下的决定、命令被通州区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五日处罚。

典型案例2:
河北省邯郸市某饭店夜间私自营业,违法嫌疑人薛某(饭店老板)在该饭店二楼接纳二十二人分五桌的聚餐活动。经查,薛某对自己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下发布的决定、命令的行为供认不讳。警方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对违法嫌疑人薛某依法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案例评析:
根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情节严重的,可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案例1中,喻某的企业属于当地政府要求不得早于2月9日24时前复工的范围,其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仍违反管控措施,要求工人提前复工,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应承担相应行政责任。案例2中,薛某作为饭店经营者,无视政府要求接纳群体性聚餐活动的行为,增加了疫情传播的风险,同样违反了上述规定,应承担相应行政责任。

八、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等扰乱市场秩序的,应承担相应行政责任。

典型案例:
1月23日,北京市某药房借口罩等防疫用品需求激增之机,将进价为200元/盒的3M牌8511CN型口罩(十只装),大幅提价到850元/盒对外销售,而同时期该款口罩网络售价为143元/盒。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管局认定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拟处以30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案例评析:
2020年2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出台《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对防疫期间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的认定进一步释明,《指导意见》第五条第(四)项规定,经营者在疫情发生前未实际销售,或者1月19日前实际交易情况无法查证的,经营者在购进成本基础上大幅提高[ 《市场监管总局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第五条第三款规定:“本条第(四)项 :‘大幅度提高’,由市场监管部门综合考虑经营者的实际经营状况、主观恶性和违法行为社会危害程度等因素,在案件查办过程中结合实际具体认定。”]价格对外销售,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不立即改正的,可以认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三)项所规定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违反价格法第十四条的规定,有下列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一)捏造、散布涨价信息,扰乱市场价格秩序的;(二)除生产自用外,超出正常的存储数量或者存储周期,大量囤积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的商品,经价格主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三)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的。”

本案中的药房利用疫情防控期间口罩市场缺口极大的情势,在成本价的基础上大幅抬价销售,该行为系哄抬价格,已经违反了前述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涉案药房应对此承担相应行政责任。

九、非法侵占、挪用防疫物资的法律责任

典型案例:
2月1日晚,合肥市公安局接到多名网友举报,称网民周周在网上倒卖赠给政府的防疫口罩,合肥警方高度重视,连夜成立专班展开调查经查,周周(周某琴,女,39岁,巢湖市人,合肥某太阳能有限公司员工,兼职微商)所称的政府捐赠库存,实为周周帮助他人采购捐赠物资的余货,非政府受赠物资。公安机关对其进行训诚,周某琴对其言行及造成的不良影响表示非常后悔。

案例评析:
口罩等物品属于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重要物资,如果有侵占、挪用该物资或者款项归个人使用的行为,可以贪污罪、侵占罪、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挪用用于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救灾、优抚、救济等款物,构成犯罪的,对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条的规定,以挪用特定款物罪定罪处罚。

十、疫情防控期间法律风险防范建议

目前,全国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仍处于紧要关头,尽快遏制住病毒的蔓延势头,需要每一位普通民众和每一家企业的共同努力。

作为公民个人,应积极响应党和国家关于疫情防控的要求和指示,严格采取个人及亲属的隔离防护措施,并对社区、疾控中心等一线工作人员的防控工作积极配合,遵守与防疫相关的各项法律法规的规定。

而对于从事生产经营的企业来说,则应认真研读并严格依照政府及相关单位发布的各项关于生产复工等的通知、要求,在开展经营管理等各项工作的过程中提高警惕,时刻具备风险防范意识,避免从事违法、违规的行为,积极履行社会责任,降低疫情传播的风险。
分享至
相关文章